是谁在拨动国民心底那一根温柔的弦——观我不

888次浏览 百度收录
网址:http://www.166zn.com
网站:凤凰彩票

  

是谁在拨动国民心底那一根温柔的弦——观我不是药神有感

  故事到了最后,程勇最终难逃法律的制裁,最终被判处了5年有期徒刑。当程勇坐在法院的车上被送往监狱服刑,警车突然慢下来,程勇往窗外望去,马路两旁站满了前来送行的白血病人!他们分明是在送别英雄!他们纷纷摘下自己的口罩,为的是想让程勇好好记住自己的这张脸,他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一个不惜自己贴钱来救治了成千上万的白血病人的英雄!现实是这样一个人民心目当中的英雄,不但没有收到表彰,反而沦为阶下囚!这是多么富有讽刺意味的场景! 此时我的心底里只有悲哀,悲哀于这个世界的不公平!就像假药贩子张长林所说的,“这个世界需要救助的人太多,很多病都能治,只有一种病不能治,那就是穷病!你能救得那么多患穷病的人吗?”是啊!现在的社会,80%的财富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绝大多数人绝症面前时,都是没有免疫力的。前段时间在网上看过一篇文章,一个身处在北京的小康家庭,由于家中老人一个小小的感冒(后来查出来是一种新型的变异的病毒),最终导致倾家荡产人财两空!小康家庭在突发疾病面前尚且没有应变能力,更何况是我们普通的工薪阶层!穷病!在大病面前除了少数富人外,又有几个家庭不是招受灭顶之灾,最后落得人财两空的境地?这难道不是社会制度的弊端?我经常在网上看到别人募捐,不管是轻松筹还是水滴筹亦或者是其他形式的捐款,我都会默默奉献出自己的一点善心,为的是给这个不幸的家庭一点慰藉,让他们在黑暗中看到光明,看到生的希望。我想就像歌中所唱的,“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但愿这个社会像程勇这样的好人多一点、再多一点,但愿这样的民间英雄会被法律所认可,但愿这样的英雄不再落泪!但愿我们的社会保障制度更加健全,在天灾人祸面前有足够的应变能力!我想,到那时我们的社会一定会很美好:人人心中有责任、有感恩、有爱,心中一定是充盈着幸福的。但愿《我不是药神》这部影片能拨动你内心最温柔的那根弦,它一定会像一股清泉在每个人心中流淌,惟愿这个社会像故事结尾那样越来越好,人民越来越幸福!(胡雪平)

  随着吕受益妻子的到来,程勇平静的生活顿时被打破,当吕受益的妻子告诉程勇,现在已经买不到了便宜的印度药了,张长林因为将药价提升到2万,病友们都不再保护他,因此他被人点了水,现在正在犯罪潜逃。印度格列林也因为他的事情而断绝了供货渠道,导致很多病人生命垂危,而吕受益就是其中的一个。当吕受益的妻子告诉程勇,他受不了割腕自杀,最后被抢救回来。程勇的心理久久不能平静,在明知贩卖这种印度药会面临着坐牢的风险,他毅然决然的选择只身前往印度,他要重新去进这种救命的药。为了那些生命垂危的白血病人!这一次他卖的印度药进价500元,卖给患者也只要500元!到后来印度药厂被强迫关闭,只能到药店以2000元的价格回购,当慧慧问他,此时卖多少钱一瓶时,他居然回答:“500元”!并且扩大销售途径,要面向全国供药!慧子对他说勇哥这样下去你一个月要亏掉几十万,程勇说就当我回报他们吧。故事看到这里,我不禁潸然泪下,感动于勇哥的这样一种仗义!我想正是在他这种“仗义”的影响下,黄毛在发现公安追查假药时,为了保护勇哥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因为他知道,如果勇哥出事了,那么就会有成千上万的慢性白血病病人因为勇哥的出事拿不到廉价的进口药而只有等死的份!黄毛不但是为了勇哥的性命,更重要的是他要挽救千千万万像他这样身患绝症的病友们的性命!

  故事讲述的是一个穷困潦倒的贩卖壮阳药的个体户程勇,离婚、孩子归前妻,有一个身患重病的老父亲,因无法交店面租金被房东把店面门都锁了。前妻嫁了个有钱人,要把孩子办移民,意味着他以后连探视孩子的机会都没有。这样一个被生活已经逼得走投无路的穷人,在一个机缘巧合中接触到了印度的治疗慢性白血病的药物格列林,一种与正版天价格列林药效相同,价格却便宜几十倍的药,这无疑是广大慢性白血病的福音!程勇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在白血病人吕受益、白血病患者的母亲慧子的帮忙下打开了销售局面,进价仅500元的一瓶药尽赚3500元,(正版药3.7万元一瓶而他卖的印度版格林列售价4000元)一下子就来了个咸鱼翻身,挣得个盆满钵满。而跟他一起贩卖印度格列林的白血病人刘牧师、慧子、黄毛、吕受益也在其帮助下除了能领到药外,还能得到一部分酬劳,让他们一下子觉得有了活下去的勇气。而买他们药的广大病友也因有便宜的药物,较大的缓解了生存压力。本来故事可以这样继续下去,假药贩子张长林的出现则打破了这段平静。假医学院士张长林用面粉加添加剂做成德国格列林,在白血病患者中招摇撞骗、大肆推销,因价格便宜(2000-3000元一瓶),被买不起昂贵正版药而病急乱投医的白血病患者所追捧。这一骗子嘴脸被程勇识破,为了不让白血病友雪上加霜,程勇、刘牧师等大闹会场。最终这一场闹剧以程勇跟假药贩子张长林结仇告终。此后这个假药贩子抓住程勇贩卖印度假药对程勇进行威逼利诱,最终以程勇接受张建议,以200万的价格出让印度格林列的中国代理权,结束了他贩卖印度药的生涯。程勇拿着卖印度“假药”赚来的几百万开了一家服装加工厂,每个月纯利润几十万,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在这个物欲横流、人心浮躁的社会,应该说鲜有什么人或什么物能拨动人藏在最心底的那根弦,因为太多的麻木不仁已经让人都忘记了心底还残存那一根温柔的弦,而这根弦的名字叫“善良”。

  听闻《我不是药神》风评很好,是当今娱乐圈难得一见的力作,今日午后有幸观赏,唏嘘不已,为自己,为他人,也为这个人情冷淡的社会。